【独家】扩大地盘 违例停车 没清垃圾 古董街摆卖干扰社区

【独家】扩大地盘 违例停车 没清垃圾 古董街摆卖干扰社区 古董街清早有不少人到来寻找便宜货。

茨厂街“古董街”脱不了“老鼠街”影子,外来者在该街正名后猖獗摆卖,甚至午夜也开档,把地盘扩大至苏丹街一旁商店五脚基或人行道,对社区造成影响。

当地商贩无法苟同的是,前来摆卖的小贩离去前没清理店前的垃圾,有的小贩为了方便搬货下车,违例把车停放路边,或是摩托车没有秩序停在路边,于上午上学繁忙时段,影响该路交通。


据《》观察,上午6时许,除了位于八打灵巷的“古董街”开始有小贩摆卖外,衔接往苏丹街的沿路也见到很多本地人、外籍人士或流浪汉在没关店的五脚基前摆卖,有的则在宽阔人行道摆卖。

小贩售卖的货物以二手衣服、鞋子或背包为主,也有一些兜售较值钱手表、手机等;另外也可看到一些旧式家庭用品、摆设或收音机等;但光顾者以外劳居多,少数本地人在寻宝,以及三三两两的游客在闲逛。

销售不明来历物品

当地一些不愿具名的业者受访时坦言,无法接受小贩猖獗摆卖行为,也有很多人对吉隆坡市政厅把销售不明来历物品的的后巷,正名为“古董街”的做法嗤之以鼻。

他们以很多人常挂在嘴边的:“家有物品不见,可在老鼠街找回”的说法,形容当地有人卖贼赃。


据消息告诉本报,不少小贩在午夜12时许也到来摆卖,最多人时段是在清晨5时至6时之间;该些在店前摆卖者,有的会在业者开门前离去,有的在业者没开口情况,继续摆卖。

据知,不少商家曾针对以上问题,联署向市政厅举报,当局曾派员取缔,但一阵子后,小贩又故态复萌。

如今,古董街星期一至日都有人摆卖,四周都是摊档,甚至下午偶尔还是可以看到这些摊档,小贩没固定营业时间。至于星期六,则因有隆市政厅的流动车驻守,在苏丹街摆卖的小贩选择休息居多。

【独家】扩大地盘 违例停车 没清垃圾 古董街摆卖干扰社区 一些小贩把车或摩托车停放路面做摆卖,影响了其他交通川行。

洪细弟:影响交通

商家投诉店前被占用

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主席拿督洪细弟坦言,古董街因为有市场需求,近年来到来摆卖的情况益发猖獗。

“过去不时有商家向我们投诉,说他们的店前,特别是苏丹街前被占用摆卖,还有到访者及摆卖车交通停放在路边,影响了该路的交通顺畅。”

90%货源来自贼赃

他说,该公会曾针对此事投诉方贵伦及市政厅,当局也曾派员取缔,惟此反令小贩更早到来摆卖,午夜或清晨都有档口出现,高峰期曾有200至300档。

他声明,该公会的立场一直没有变,反对市政厅把老鼠街变为古董街;最主要原因是破坏茨厂街的形象,因为当地有90%的货源来自贼赃。

“有许多外来者在外面偷得贼赃,转到这里来摆卖,所谓的古董,少之又少;而消费对象也是外劳居多,本地人不多。”

他将针对古董街的问题,继续向市政厅及方贵伦反映,也要求警方配合到来检举贼赃。

方贵伦:地点不合适

要求隆市厅取消古董街

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指出,古董街除了缺乏管制,最重要是现有地点不合适,因此他已致函隆市政厅,要求取消古董街,惟目前尚没有答覆。

他说,自老鼠街正名为古董街后,不时有收到来自当地公会与商贩投诉,尤其一些摊贩在午夜或清晨时段摆档,到处停放交通影响了苏丹街的流畅,以及出售物品来历不明更令许多人无法苟同。

“苏丹街衔接往汉惹拔路就有7所学校,学生逾一万人,随意停放造成上学时段的阻塞;摆卖也制造了环境问题;以地理而言,该后巷根本不合适;若是迁往其他地方,并加强管制,以及要求售卖者注明货物来源,是可加以在别区推广。”

询及现有古董街小贩是否持有执照,他说,部分小贩在古董街推介后,获得执照,相信也有不少是非法摆卖。

古董街前身为“老鼠街”

古董街位于八打灵巷,前身为“老鼠街”,早在10年前,开始有人把别人不要的物品,或一些稀奇古怪的物品,带往该巷口非法兜售,形成一条二手货买卖街。

由于所售货物大多数来路不明,甚至家有失窃者也可到来寻回物品,意味着有的小贩是卖贼赃,因此有了“老鼠街”名称;而在该巷摆卖 的摊子也越来越多,从数十档到高峰期增至200多档。

吉隆坡市政厅于2016年9月美化该后巷,并取名为“古董街”,以推动二手市场,但此举不获当地商民认同。

【独家】扩大地盘 违例停车 没清垃圾 古董街摆卖干扰社区 部分人士在苏丹街店前摆卖,为店家留下大量垃圾。

有特色难定义去留——传统手工饼家●陈汝顺

个人对于古董街有多种看法,确实有一定特色,加上该街道小贩清早即开档,很多早到的民众会到该街道走走看看,也有本地人特地到来掏古董,难以定义其去留。

虽有不少人质疑该巷售卖贼赃,去年更听说有人在该街道找到了家里失窃的物品,以致很多人质疑该巷的合法性,也担忧影响茨厂街的形象。

古董街缺乏规划,摆卖情况杂乱及肮脏,不少外来者因没有空间,转移到苏丹街店前的五脚基或人行道摆卖,据闻有者甚至午夜即开档摆卖,随意停放在路边的交通或摩托车在清早干扰了其他交通出入,当局有必要加以管制,免影响了大众利益与安全。

没必要打压关闭——自由工作者●李丽娟

曾到古董街走走看看,虽看似杂乱无章,但对一个社区而言,那是自然形成的市集,没有必要因为一些负面形象去打压或关闭,而且若是强硬关闭,原本靠此行业找吃者还是会卷土重来。

在槟城也有类似古董街,但有个地方管理人,向每次到来摆卖者征收1令吉,也会协调档位或档主与档主之间的纠纷,形成不成文的约束,但他不过问所售物品的来历,而且交易也是业者和消费人之间的事。

其实对一些人而言,我的垃圾就是你的宝,所以这类市集没有所谓值不值得存在或有损形象的问题,都是你舍我取的公平交易,不过若市集影响交通或其他公众秩序,地方政府就有必要采取行动管制,但未必是关闭。

古董街吸引游客——商人●洪良友

古董街就如同跳蚤市场,提供一个平台让人去售卖他们不要的东西,我发现这里有卖各式各样物品,就看你需要买什幺,自行和小贩达成交易协议。

不过,也曾听闻一些物品来历让人质疑,长期下去难免会破坏一个地区的形象。

无论如何,很多国家都设有所谓古董街或跳蚤市场,所以其实是蛮有特色的,也吸引游客。我觉得地方政府有必要美化该后巷,就像阿罗街后巷一样加以规划,确保小贩卖的物品皆合法。

独家报道:潘丽婷 摄影:黄亮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