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独家】执法员有限难取缔 商家霸车位可举报

【独家】执法员有限难取缔 商家霸车位可举报
独家报道:潘丽婷 摄影:房子康

【独家】执法员有限难取缔 商家霸车位可举报

大部分地方政府有强制修车业业者租用至少一个停车位,免占用其他民众的泊车位。

执法条例不足及执法人员有限,使霸占公共泊车位事件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,地方政府促请人民充当耳目配合监督,勇以举报占用泊车位业者,铲除不良行为!

巴生谷地区寸土如金,轿车多,在繁忙的商业中心,泊车位几乎永远供不应求;双重、三重泊车更是不足为奇。

圆锥筒椅子垃圾桶霸位

不少商家基于车位难找,也各出奇招以杂物如圆锥筒、烂椅子、垃圾桶、木箱等占用泊车位,导致原已不足的车位变得少之又少。

驾驶者苦恼找不到车位,但却不敢移走霸位的障碍物,因为曾有车主硬泊在被霸占的车位后,车子惨遭刮花或轮胎泄气,以致普罗大众对于这些占用泊车位行为只是敢怒不敢言,更不敢以身试法。

这样一来,占用泊车位者态度越见嚣张,问题继续蔓延没完没了,成了地方政府最常接受投诉且最棘手解决的问题之一。

根据《》了解,最近更有离谱霸占车位事件发生,在上城一家业者占用了数个泊车位,不让民众停放,遇上非顾客使用将上锁,更征收100令吉的开锁费,此举较后遭到取缔。

地方政府既然无法网罗打尽占用泊车位的问题,市议员认为不妨鼓励公众协助,拍照投诉,以利地方政府采取行动对付违例的业者。

【独家】执法员有限难取缔 商家霸车位可举报

即使找不到停车位,民众也不敢把车停放在置有圆锥筒的泊车位,担心被业者指责。

如玩捉迷藏 
“霸主”捉不尽

受访的地方政府代表说,占用泊车位一事让当局感到头疼,主要是置放的障碍杂物没有标示主人身分,加上执法人员前往取缔时,业者否认,执法人员也无可奈何,只能取走后开放车位供大众使用。

同时,大部分地方政府执法人手有限,也需负责其他领域工作,无法常时间驻守在占用泊车位地区巡视,以致商家在执法人员走后,故态复萌。

他们说,由于执法人力有限,无法全面巡视各地区泊车情况,若民众可自动提供情报及照片,有利于官员掌握资料,直接前往巡视及警告业者。

据了解,一旦确定涉及者,执法人员会先书面警告,一旦业者重犯及证据俱全,就会按照地方法令控上法庭。

此外,大部分地方政府也基于汽车行业最常出现占用泊车位情况,并以租用至少一个泊车位作为申请或更新执照基本条件;一般泊车位每月租金约200至300令吉。

士拉央市议员·游佳豪

市会权限只在商区
霸占泊车位是市议会常接获投诉之一,除了商业区,包括高楼住宅及排屋也有占用泊车位情况。不过,市议会权限只在于商业区,住宅区通常由管理层或居协协调。
市议会公共泊车位交由私人管理层负责,他们有自己员工负责没付停泊费或逾时罚单;至于霸占泊车位取缔工作由执法组处理。但执法组人手有限,加上需负责小贩、执照、突击行动及垃圾等工作,无法专司处理霸占泊车位问题。
无论如何,市议会鼓励民众投诉占用停车位地区,让执法人员直接前往视察;通常是先发警告信,重犯才发出罚单。
同时,市议会也强制特殊行业业者,如修车行须租用停车格,作为申请或更新执照条件,泊车位每月租金约200至300令吉。

八打灵再也市议员·温宗龙

把非顾客车子上锁

业者占用车位情况一直是市政厅头疼问题,每次执法人员接获投诉前往取缔时,业者一见有人来,赶紧把障碍物拿走,以致执法人员无法采取行动。

我鼓励民众一旦发现有人霸用车位,即时拍照传给市政厅,以掌握证据取缔业者。

好比近日有很离谱的霸占车位案例,一家在上城开店的业者占用了数个泊车位不让民众停放,非顾客使用甚至被上锁,要开锁还得付100令吉,把自己当成政府。

我们也接获民众投诉,指他们把轿车停放在占用的车格,结果遭人刮花车辆或轮胎被泄气;所以一般民众即使看不过眼,也不敢投诉。

安邦再也市议员·何丽贤

执法员轿车被刮花

区内占用泊车位情况不时发生,有的暂时占用,方便商家下货,有的则长时间占用,他们顽固不理会执法人员劝告,即便取走占用物时,他们还是会另置放新物件阻碍他人停放,令人感到头疼。

曾有执法人员把本身车辆停放在有杂物泊车格,没想到重回取车时,发现轿车被刮花,这叫普通民众如何胆敢停放?

市议会也要求执法人员勤加巡视,把霸占泊车位的物件取走,幸好大部分商家愿听从指示,取走后不敢再放,但有的还是不理会;基于该些物件没有标明主人,加上店家否认,执法人员难向霸占者开罚单。

市议会只有178个执法人,他们也需负责其他执法工作,无法专注于取缔占用车位工作,并希望民众与我们配合,拍照举报占用泊车位者。

民众多不认同霸车位

记者针对占用泊车位访问各界层人士时,不少民众表示无法认同占用行为,认同地方政府应强制部分行业业者租用泊车位,以示公平。

受访者说,尤其是一些角头间业者,特别是修车或洗车中心不愿租泊车位,更占用多达3、4个泊车位,让急找泊车位民众气得跳脚。

无论如何,有者认为,车位租金不应过高,以免加重业者负担,最后把费用转嫁给消费人。

五金店负责人·林小姐

向市会租用泊车位

为方便上卸货,以及消费者到来买货时有泊车位停放,过去多年,老板自动自发向安邦再也市议会租用两泊车停,每个月约240令吉。

尽管每个车位240令吉有点贵,但过去不曾考虑占用公共泊车位,并认为方便顾客及顾及他人感受才是上策。

小贩·梁小姐(25岁)

不敢强硬停泊

不少商业区可看到占用泊车位情况出现,我只是小市民,每次途经看到有人放了东西不会强硬停泊,担心轿车受破坏,顶多心里不高兴,觉得该些人过份,但不曾向地方政府投诉。

对于强制部分业者租用泊车位一事,认为不太合理,尤其是一些业者只是小本生意,强制租用或加重负担。例如我前雇主曾向梳邦再也市议会租用5个停车位,每月就需交逾1万令吉租金。

无论如何,部分业者还是好商量的,曾试过找不到车位,急停在修车店前,请求业者让停放5分钟到附近领货,对方也同意;但无法接受一些自私业者占用多达5、6个停车位,那就很过分了。

退休人士·李添财(71岁)

应严惩对付

一些较繁忙地区在繁忙时段的确难找到停车位了,尤其是一些业者或小贩为方便自己,特在泊车位置放东西阻他人停放,我无法苟同。

我们也是消费者,有付泊车费,为何却长期被人占用泊车位?偶尔超时还接罚单,但不曾见有占用车位者遭对付。

我认为市议会应严厉对付占用霸占泊车位者,包括强制一些业者租用,毕竟这也是收入,可回馈纳税人。